华尔街危机:一个并非不真实的故事(九)

中国日报网环球在线消息:美国金融危机爆发后,美国曾希望欧洲盟友能够施以援手。但是9月22日欧盟委员会表示,不仅无法给与危机中的美国更多的帮助,而且近期也不会效仿美国推出大规模金融救援计划的做法。欧洲金融专家特里鲍•德•巴尔塞分析,欧美银行体系不同,欧洲像美国次级房屋信贷那样高风险、高回报、期限长的信贷市场并不多,所以欧洲的情况远没有美国那么严重。然而“忽如一夜秋风来”,金融危机的飓风一夜间吹遍欧洲,欧洲金融机构连连告急。这时人们才看清楚,欧洲在9月下旬拒绝美国的求助,并非袖手旁观、落井下石,而是有苦难言、自顾不暇。更重要的是,由于欧盟货币结构和政治结构的特点,欧盟层面上无法采取统一行动,欧洲各央行和政府连应付自身的危机都已经左支右绌,实在没有余力去帮助美国了。

9月底,金融风暴开始大规模席卷欧洲。9月28日比利时、荷兰和卢森堡政府宣布出资112亿欧元挽救因流动资金短缺而股价大跌的欧洲金融巨头富通集团,9月29日英国政府宣布将布拉德福德-宾利银行国有化,9月30日法国、比利时和卢森堡向濒临破产的德克夏银行注资64亿欧元,德国最大房贷银行获得三国政府提供的贷款保证。

看到这一切,欧盟轮值主席法国总统萨科齐感到欧洲正在面临重要的时刻,那就是在全球金融危机飓风的肆虐下,欧洲的金融体系正在迅速恶化,而欧盟大家庭那种分散化的决策机制难以形成更加迅速的决策和行动,这样下去欧洲金融体系势必将陷入更大的危机。怎么办?他苦苦思索。美国财政部长保尔森的七千亿美元金融紧急救助计划给了他灵感,干脆建议欧盟也来个三千亿欧元的紧急救助计划。10月3日晚他立即给伦敦的布朗、柏林的默克尔和罗马的贝卢斯科尼打电话。没想到伦敦当局不愿趟这浑水,“过江的泥菩萨”首相布朗强调“自扫门前雪”;柏林的默克尔也是不配合,倒是意大利的“回锅总理”贝卢斯科尼与他的理念一拍即合,同意联合欧盟大家族成员一起集资成立一个金融紧急救助基金,让他感到一丝安慰。

尽管是徒劳无功,但也在萨科齐意料之内。欧洲不是像美国一样的联邦制国家,而更像一个“小联合国”,凡事都要欧盟27个国家坐在一起协商。不要说让他们出钱,就是比这简单得多的事情也要大费周折,更何况萨科奇提出的三千亿欧元救助计划还有可能让本国的纳税人承担其他国家的损失!

十月初的欧盟已经乱成一团,各国的金融机构纷纷陷入破产的边缘。欧洲已经不再仅仅是一个受美国金融危机所波及的“灾区”,而是新的“震中”所在地。萨科齐意识到欧洲联合救援的时机已经接近成熟了。作为欧盟轮值主席,他马上召集英国的布朗、德国的默克尔和意大利的贝卢斯科尼,搞一个小型欧洲高峰会议。没想到,默克尔强硬且不给情面,先声夺人用她女性特有的“高分贝”嗓音,要求各国政府负责解救自己的金融危机。英国的布朗也不捧场。会议也只能草草收场,各国的救助行动依旧各自为战。

在这次会议上,默克尔还对于10月2日爱尔兰政府在没有和欧盟委员会协商的情况下,就突然决定为本国六大银行的4000亿欧元银行存款提供两年担保的“单边行动”大为恼火。指责爱尔兰政府这种以邻为壑、损人利己的做法,将导致整个欧洲陷入混乱。

究竟爱尔兰做了什么,搅动了整个欧洲?爱尔兰一直是欧盟中一块“难啃的硬骨头”。2008年6月全民公决否决了欧洲新宪法条约《里斯本条约》。10月2日又是爱尔兰政府首先决定为本国六大银行的4000亿欧元银行存款提供两年担保。这一招固然有助于爱尔兰银行的稳定,但是伤害了别国的银行,尤其是英国银行,因为投资者开始将资金转移到“安全”的爱尔兰银行。当然,爱尔兰也有难言之隐,它的银行体系已经支撑不下去,也顾不了那么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