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足只能在国内集训世预赛对手正忙着热身

中国球迷们还记得国足上次踢国际比赛是什么时候吗?2019年12月的釜山东亚杯,连败于日韩后,2比0小胜中国香港。15个月过去了,面对出线月的国际比赛日纷纷安排了热身,但国足却依然只能在国内集训,与战意不足的俱乐部热身,效果可想而知。

3月底的国际比赛日,亚洲各队至少有16场国际热身赛。和中国队同组的叙利亚,选择和巴林、伊朗热身,乌兹与加纳和伊拉克对垒,伊拉克的对手除了乌兹,还有约旦,沙特与科威特热身,阿联酋选择了阿曼和印度,韩国与日本在横滨对阵……

至于国足,只能在国内安排内部集训,与中超俱乐部热身,但亚洲对手们,针对40强赛的备战显然更充分。

国际足联去年9月已解禁国际比赛日,亚洲诸强最早恢复国际比赛的是乌兹,去年9月已与塔吉克热身。40强赛一推再推,但亚洲诸强热身并未因此停滞。去年10月,与中国同样在防疫问题上比较谨慎的韩国,选择本土球员组成的国家队与国奥在本土热身,而乌兹、日本、卡塔尔都走出国门,前者到迪拜约战,日本组成全旅欧军团,卡塔尔去了土耳其,直接在欧洲练兵。

去年11月,亚洲各国家队热身赛遍布欧亚,韩国、日本、卡塔尔去了奥地利,迪拜成了西亚扎堆热身的热门城市。其他大洲的国家联赛、欧洲杯预选赛和世预赛全面铺开,40强赛被推迟到今年6月,但亚洲诸强几乎都没有放弃国际比赛日练兵的好机会。除领先优势明显的叙利亚、卡塔尔、日本和澳大利亚,其他诸强在40强赛小组形势胶着的情况下,都在积极寻找对手练兵,争取40强赛下半程主动权的意图尽人皆知。

至于小组内优势明显的球队,都开始为12强赛备战。国内仍处于内战状态且同样受到新冠疫情重创的叙利亚,靠足协多方联系,成功安排了去年11月与乌兹和约旦热身,今年3月与巴林和伊朗热身,但因队内聚集感染,被迫取消在科威特和埃及的集训和热身赛;日本去年连续在欧洲踢了4场热身赛,3月这次顶住国内疫情压力,还是安排了韩日热身赛。

整个西亚疫情都非常严重,但并没有妨碍组织国际热身赛。防疫措施起初有所疏漏,但基本没出大问题。尤其是去年11月在多哈的亚冠东亚区赛事,做到了教练、球员零感染的完美表现,为亚洲的国家队赛事提供了宝贵的防疫经验。巴林去年11月踢了3场热身赛,整个亚洲范围内至少有18场国际热身赛。

放眼亚洲,澳大利亚、泰国、越南、朝鲜,是与中国一样,一年多来没安排国际热身赛的国家队。

澳大利亚原因在于大部分国脚都在欧洲踢球,因严格隔离政策无法回来热身,在欧洲因欧洲各国赛事紧密,找不到热身对手。冬季又是澳超赛季,无暇组织热身赛。不过,亚洲各国除了国际足联规定的国际比赛日,在1月冬季也都尽可能安排了热身赛磨合球队。科威特与巴勒斯坦、伊拉克就是在1月热身,这次3月则与沙特和黎巴嫩热身。

同样,约旦也在2月组织了国家队集训,并在迪拜与塔吉克热身两场,还和乌兹交了手。上周六,约旦又在迪拜与阿曼练兵互交白卷,练兵针对性强,而且安排合理。与叙利亚一样国内安全形势严峻的伊拉克,不仅去年11月在迪拜与约旦和乌兹热身,今年1月又在迪拜对阵阿联酋,还尝试在国内的巴士拉与科威特热身。

论约战国际热身赛对手的难度,叙利亚、伊拉克和伊朗不比中国更好,但伊朗足协仍然从去年10月开始,确保每个国际比赛日都有热身赛,先后与乌兹、波黑和叙利亚热身。一贯相对封闭的乌兹,更是半年安排了6场热身赛,大多都在防疫条件更好的迪拜。

2022年世界杯东道主卡塔尔,在热身赛安排上堪称“疯狂”。40强赛上,卡塔尔作为东道主不算成绩,但一样全力以赴。去年不仅在欧洲热身3场,还成功作为“插班生”——与葡萄牙、塞尔维亚、爱尔兰、阿塞拜疆、卢森堡同组,不计成绩只是练兵。3月在匈牙利要与卢森堡、阿塞拜疆、爱尔兰连踢3场。虽然因南美疫情严重被迫退出美洲杯,但又报名了7月的中北美金杯赛,与洪都拉斯、巴拿马和格林纳达同组。

中国有严防疫情输入的隔离措施,但疫情严重的欧美亚各国,同样如此。原本国足是有可能联系疫情防控较好的韩国、越南、泰国甚至朝鲜热身的,也可以利用北欧和波罗的海各国冬季组成本土国家队练兵传统,邀请长达3个月没有联赛的他们来华陪练。遗憾的是,我们依然只能看到国足闭门修炼,与了无战意的俱乐部热身,纵然此前5连胜,没有正式热身赛的气氛,又有何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