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森堡会晤:中美关系处在关键时刻的一次重要沟通

当地时间6月13日,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外事工作委员会办公室主任同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沙利文在卢森堡举行会晤。根据两国外交部门简报,双方认为此次会晤坦率、有成效,而且都认为保持沟通渠道顺畅“必要且有益”。中方督促美方切实落实拜登总统对华承诺的“四不一无意”,并在上提醒美方不要有任何误判和幻想。

此次会晤是近期中美关系停滞不前背景下,两国高层官员的一次重要互动。此前5月27日,美国国务卿布林肯就美国对华政策发表演讲,声称中国是“对国际秩序最严峻的长期挑战” “唯一既具有重塑国际秩序的意图、又具备这种能力的国家”。上述言论遭到中方严厉驳斥,称布林肯的演讲实质是散布虚假信息,渲染“中国威胁”,干涉中国内政,抹黑中国内外政策,目的是遏制打压中国发展,维护美霸权强权。

事实上,美国行政部门对美国总统拜登去年11月与中国国家主席习通话时作出的“四不一无意”(不寻求同中国打“新冷战”、不寻求改变中国体制、不寻求通过强化同盟关系反对中国、不支持“”,无意同中国发生冲突)承诺始终阳奉阴违,拒不执行和落实。即便在布林肯的演讲中,美国政府的“两面派”作风也昭然若揭。布林肯虽然说美国不寻求阻止中国发挥“大国作用”,不寻求阻止中国发展经济,也不寻求改变中国的政治体制,但仍然表示美国将“塑造中国所处的战略环境”,以推进所谓“美国对国际体系的愿景”。换言之,布林肯虽然口上说“三不”,但心里想的还是要遏制中国发展,避免中国崛起挑战美国霸权地位。

那么,为何美国政府始终不愿落实拜登总统的对华承诺呢?这其中有两方面的原因:

一方面,美国前总统特朗普对华“新冷战”政策的惯性使然。颇为讽刺的是,这位前总统极具争议的抗疫政策、应对气候变化政策、移民政策都被当前的政府所诟病和抛弃,但是唯独其对华加征关税的措施却被拜登政府保留。究其缘由,则是拜登的幕僚团队所形成的错误对华认知或者说“群体思维”,即他们从根本上将中国视为对美国全球霸权的威胁,因而用零和博弈来定义对华关系。也因此,特朗普对华极限施压的政策完全被拜登政府继承,而且国会还在持续推动强化遏制中国的措施。据《华尔街日报》6月13日报道,两党议员当日就一项提案达成一致,将赋予美国政府新的权力,让其可以阻止价值数十亿美元的美国对华投资。对此,中国外交部回应称,美方政客对中美正常经贸合作无端设限,阻止不了中国的发展,只会让自己画地为牢,错失发展机遇。

另一方面,则是拜登政府还心存侥幸,期望持续对华施压能在包括经贸谈判等领域获得对美国有利的筹码。事实已证明,特朗普政府期望通过挥舞关税大棒,迫使中国妥协的手段根本无效,美国对华巨额贸易赤字不仅没有削减,还有所增加。而且,新冠肺炎疫情导致全球供应链危机,加上美国大水漫灌的货币政策,加剧了美国当前的通胀局面和普通民众生活的困境。因此,对华加征关税实际上是损人不利己的行为,但拜登政府迫于不能在中期选举年对华示弱的压力,以及期望持续施压或能促使中国让步的投机心理,迟迟不作出解除加征关税的决定。

美国阿克西奥斯新闻网2月报道,美国贸易代表戴琪与沙利文去年9月曾在白宫会议上大吵一架,显示在拜登的贸易和国安团队中,官员对于白宫的对华战略存在严重分歧。有关财政部长耶伦、商务部长雷蒙多反对戴琪维持对华关税的报道也不时见诸报端。近期,美国媒体再度放风,称白宫可能部分解除对华加征的关税,以缓解国内通胀压力。

白宫迟迟不能在对华关税问题上作出决断,凸显拜登政府的对华战略无法克服其内在的矛盾性:一方面将中国塑造为美国的战略竞争对手,需要全方位遏制与打压中国,另一方面又想在对华经贸关系中获得经济利益,继续在经济全球化大潮中分享红利。然而,“鱼和熊掌不可兼得”,美国不可能在打压中国的同时,还想在对华贸易中获利,在应对气候变化、核不扩散等问题上获得中国的合作。

美方近期在涉台问题上不计后果的动作也为中方敲响警钟。一则是拜登政府年内多次对售,对岛内“”势力传递错误信号,使其增加必要时美国会“协防台湾”的错觉;二则近期美国国防部长奥斯汀在香格里拉对话会上无端指责中国政府在台湾附近的活动越来越“咄咄逼人”,并声称美国致力于“保持自己的能力,以抵抗任何可能危及台湾的武力或其他形式的胁迫”。三则美国国务院网站在涉台问题上增删文字的小动作,一定程度上显示出拜登政府的决策失误与混乱。正如在会晤中所谈到的,事关中美关系政治基础,处理不好将产生颠覆性影响;这个风险不仅存在,还会随着美大搞“以台制华”、台湾当局大搞“倚美谋独”而不断升高;美方不要有任何误判和幻想,必须恪守一个中国原则和中美三个联合公报规定,必须慎重妥善处理涉台问题。

总而言之,此次中美两国官员的卢森堡会晤,是中美关系处在关键时刻的一次重要沟通。中方不仅再次向美方亮明自己的红线,也为中美关系的下一步发展提出自己的主张。如所言,习主席提出的相互尊重、和平共处、合作共赢三原则是中美正确相处之道,符合中美两国人民根本利益,符合国际社会普遍期待,理应成为发展中美关系的根本遵循。中方坚决反对以竞争定义中美关系,同时愿同美方探讨实现和平共处与合作共赢的路径和方法。现在球已经踢到美方一边,何去何从要看拜登政府的战略抉择。(责任编辑:华章 安然 宇馨)